王龙:以笔杀人罪难恕——我为什么写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_作家在线_新闻资讯_50018幸运之门彩票
您的位置:50018幸运之门彩票新闻资讯作家在线
0018幸运之门彩票王龙:以笔杀人罪难恕——我为什么写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
收录时间:2015-9-11  来源:中国作家网王龙  点击:1696
赞一个 赞 0  损一下 损 0

2013年底,中央电视台的一则新闻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该报道引述外媒消息称,2013年的岁末最后一天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专程到东京一家电影院内观看了热映影片《永远的零》。这部电影主要讲述太平洋战争期间,日本“神风特攻队”如何实施自杀式攻击的故事。安倍看后给予高度评价,连声赞扬此片令他“十分感动”。

我顿时感到一头雾水:一部表现臭名昭著“神风特攻队”题材的电影,为何竟然令现任日本首相大为感动?后来我看完此片从网上搜索得知,《永远的零》原来是日本著名右翼作家百田尚树的代表作,此人曾屡放厥词,坚决否认存在南京大屠杀。而他于2006年创作发表的这部畅销小说,上架后在日本狂销300万本,漫画版本也热销400万本,拍成电影上映后一举跃升到日本圣诞新年档票房榜首。

二战结束都七十年了,像《永远的零》这样一部赤裸裸为军国主义战争狂热招魂辩护的电影,为何还能在当今日本赢得如此广泛的欢迎追捧,在日本社会“大获成功”?我很快发现《永远的零》并非孤案。日本人拍摄的许多二战题材电影,如《自尊:命运的瞬间》《男人们的大和号》《太平洋的奇迹》《我想成为贝壳》等等,这些作品颠覆战争史观、美化侵略历史的手段都十分高妙,极为隐蔽,编导们有意回避了战争正义邪恶的因果关系,更逃避了对造成灾难原因的深层追问,给人强烈的映象日本人才是战争受害者,而且是最大的受害者!

这些改头换面的二战作品把反思变成了颂歌,把战犯变成了英雄,把侵略者置换成了“受害者”。它悄然混淆了真实的人道和虚伪的同情,用片面的写实掩盖混乱的逻辑,并最终将蘸血的谎言罩上一层蛊惑人心的反战面纱,在世界范围内模糊是非界限,美化侵略历史,影响不容小觑。

那一瞬间几乎条件反射一般,我想起了侵华战争期间日本那支名噪一时的“笔部队”。他们混淆真假、巅倒黑白的手段实在太相像了!

今天已经很少有人知道,七十年前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中,一支由日本作家组成的“笔部队”曾经充当日军“思想战”的急先锋,其成员遍布于中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缅甸等地“协力”战争。这些表面上文质彬彬的“笔部队”成员,与穷凶极恶的“枪部队”互相配合,双管齐下,相得益彰。“枪部队”在战场上源源不断地杀人,“笔部队”则笔征四方,大肆煽动战争狂热,为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喝彩打气。许多知名作家都在“爱国主义”口号的煽动下,堕落成为对外侵略扩张的吹鼓手、马前卒。

这批侵略战争催生的文学畸形儿,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他们进一步蒙蔽了不明真相的日本民众,煽动成千上万的日本军人源源不断地开往前线充当法西斯的炮灰,更加剧延长了战争受害国人民的灾难和痛苦,写下了当代日本文学史最为耻辱的一页。

而对于这段日本作家助纣为虐的“思想罪案”,至今鲜有对他们的彻底清算,这才导致今天日本“笔部队”的子孙们继承前辈的“精神法宝”,肆无忌惮地故伎重演,继续炮制《永远的零》这类欺世之作,不断误导世界舆论。

作为近年来一直从事历史创作的军旅作家,我觉得有责任追溯厘清这段已被世人逐渐遗忘的日本侵华文学史。历史的真实面貌要靠一代代人不断拓展掘进,只有将日本侵华研究延伸到更新颖辽阔的精神疆域,将对历史真相的打捞保存引向更尖锐复杂的深度广度,让历史说话,用史实发言,才越有利于用事实批驳那些歪曲事实、美化侵略的错误言论,也更有助于向世界展示中国全民抗战壮阔而丰富的历史原貌。作为国内第一部详实揭露日本作家“协力”侵华战争真相的作品,我花两年时间创作完成此书,感到颇有意义。

王龙:以笔杀人罪难恕——我为什么写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 共有3页,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

50018幸运之门彩票 [1] [2] [3] 下一页 尾页  页次:1/3
我来说两句......
赞一个   损一下
  • 网友点评
  • 点赞一族
 ※ 新闻没意思哪?!暂时还没有网友给《王龙:以笔杀人罪难恕——我为什么写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》点评。
 ※ 新闻没意思哪?!暂时还没有网友给《王龙:以笔杀人罪难恕——我为什么写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》点赞!
图文资讯
阿来成“20…
莫言功成名就…
李昕:全民阅…
从《妻妾成群…
杨义:重读鲁…
韩寒老父不堪…
焦点新闻专题
新闻资讯
热点人物专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