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晨 卢新华《伤痕》_中短篇小说_名作鉴赏_50018幸运之门彩票
您的位置:50018幸运之门彩票名作鉴赏中短篇小说
0018幸运之门彩票卢新华《伤痕》
收录:2011-9-7  作者:梦晨  来源:当代中国文学名作鉴赏辞典  点击:13879
赞一个 赞 0  损一下 损 0
更多精彩内容,敬请点击浏览梦晨专辑

卢新华伤痕

《文汇报》1978年8月11日

作者简介

卢新华,1954年出生,江苏省南通市人。1968年毕业于山东省长岛中学,后回江苏原籍插队劳动,在此期间又读了两年半高中。1973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1977年3月退伍,在江苏南通地区农机厂当工人,同年进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读书。1978年发表短篇小说《伤痕》,小说在当时的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广泛的讨论,获得1978年优秀短篇小说奖。1981年毕业后到《文汇报》社任文艺部记者,陆续发表过多篇作品。现为上海市青年联合会常务委员。

内容概要

除夕的夜里,晓华收回注视车窗外的目光,低头看表,正是零点一分。她梳理一下头发,揉了揉发红的眼睛,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小方镜。她从来没有细致地审视过自己青春美丽的容貌,镜子里的她眼里闪出点点泪光。她有些倦了,但仍旧睡不着。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对回沪探亲的未婚青年,一路上他俩都在兴奋地谈着。车厢另一侧睡着一个小女孩,梦里喊着“妈妈”,后又翻身继续睡着。列车有节奏地“铿嚓铿嚓”响着、摇晃着,仿佛是母亲哼着的摇篮曲。她仍旧没有睡意。一股孤独、凄凉的感觉向她袭来,特别是小孩子梦中叫喊“妈妈”的声音,犹如一把尖利的刀刺向她的心窝。“妈妈”这两个字,对她已经非常地陌生和遥远,却又唤起了她对生活的热切期望!她想象着妈妈如今的样子,恨不得能即刻扑到妈妈的怀里,请求她的宽恕。她抑制着眼里滚动的泪花,想起九年前的往事。那时,怀着对“叛徒”妈妈的愤恨,她没等毕业就报名上山下乡了。她看过《青春之歌》里面描写的叛徒,那是一副多么丑恶的嘴脸!她不理解自己的母亲怎么会是叛徒。听爸爸生前说,妈妈曾经冒着敌人的炮火抢救过伤员。自从妈妈被打成叛徒后,她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歧视和冷遇。虽然恨妈妈的可耻,但又常想到妈妈对她的疼爱,从小她就被爸爸妈妈视为掌上明珠,现在,她必须和妈妈划清界线,远远地离开她。在离开上海的火车上,她独坐车厢的一角,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,想象着,妈妈回家后看见她留在桌上的写有和妈妈、和家庭彻底决裂内容的纸条,想象着,妈妈也许会哭、会很伤心,但她决不能可怜当过叛徒的妈妈。车上渐渐安静的时候,她才注意到周围的同学。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同学,正用诧异的目光愣愣地望着她。她不由羞涩地低下头。那同学友好地问她是哪届的,她回答他六九届的,当她知道他叫苏小林后,告诉他自己叫王晓华。几个同学围拢来问她为什么提前毕业,当她把实情告诉他们后,一种将受冷遇的预感涌上心头,然而同学们却热情地安慰了她。她和同来的同学们在辽宁渤海湾的一个村子扎下了根。她进步很快,却因妈妈的叛徒问题入不了团,她感到茫然,四年后,才勉强地实现了自己的愿望。每年春节,是她最痛苦的时候,别的知青都回家探亲,空荡荡的宿舍只留下她一人,使她感到有无限的痛苦压迫着她。这几年里,小苏常陪伴着她,在生活和劳动中,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一次他们沿着海边走,并排在沙滩上坐下后,小苏突然问她想不想家,让她给家里写封信,对她说林彪迫害了许多老干部,也许她的妈妈也属被迫害之列。听完小苏的话,她痛苦地摇着头,却不相信妈妈的问题会是错案。小苏安慰着她,自己眼里却渗出了泪花。终于小苏提出要和她做朋友,她抑制不住地扑倒在小苏的怀里。从此,她脸上露出了笑容。后因身体不好,她被调到村办小学任教,小苏也调到公社去了。一次她到公社参加社教会议,来找小苏,宿舍里没人,她随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日记本翻看,意外地发现小苏和自己的关系影响了小苏上调县宣传部的事。她猛然合上日记,昏昏沉沉地回到学校,又一次感到了失落。为了小苏的前途,她主动找到公社书记,表示了要和小苏断绝关系。从此,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,紧紧地关闭了自己爱情的心窗。她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倾注在孩子们的身上,用自己节省下来的津贴给孩子们买学习用具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她感到精神上轻松了些,然而,仍有一股难言的忧郁。一天,一个教师转给她一封信,折开一看,竟是妈妈写来的。妈妈在信里告诉她自己的“叛徒”问题已得到昭雪,只是这些年来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,患上严重的心脏病和风湿性关节炎,现已回到原学校重新担任领导职务,希望她能回家一趟。她读着妈妈的信,心一下激烈地颤抖起来,恍惚中,她已经回到家中,妈妈坐在写字台前,见她回来,惊奇地叫喊着她的名字朝她迎过来,她百感交集地扎在妈妈的怀里,忽然,她看见桌上摆着妈妈正在写的交待材料,立即忿忿地朝妈妈骂了声“叛徒”,转身跑了出去。这时,她猛地惊叫了一声,从幻觉中醒来。她用双手按着蹦蹦乱跳的心,心里犹豫着,回去还是不回去呢?直到除夕前两天,收到妈妈单位的一封公函,她才买了回家的票。现在,她坐在这趟开往上海的列车上,她激动,她喜悦,但她也痛苦和难过。清晨,随着一声长嘶,火车驶进了上海站。在乘回家去的电车上,她望着儿时常见的马路和楼房,心情异常地激动,重踏故土的喜悦布满了她的全身。她想着:今天是春节,妈妈在家里正在做着什么,也许当她突然出现在家门口时,轻轻地叫喊一声“妈妈”,妈妈一定会惊喜万分的。她这样兴奋地想着,当走近那记忆犹新的暗霭色的家门时,她按捺着极度紧张、激动的心情,轻轻叩动着门,没有回音,当她加重了叩门声后,仍旧没有回音。她有些急了,用拳头使劲地擂起来,可屋里还是死一般地沉寂。后来,一妇女走出来问明情况后,告诉她王校长已搬816弄1号去了。她找到新址。这是一座新楼,一号房间的门口有盆腊梅花。一看花,她便知道这是家了,因为妈妈是最喜爱腊梅花的。当她正在叩门的时候,一位中年人告诉她,王校长昨天住院了。她吃惊地询问中年人,病人住什么科,什么房间后,便火速朝医院赶去。医院走廊空荡荡的,当她迎向一位医生打听妈妈的病房时,听到的回答却是病人今早刚刚去世的消息。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她发疯似地奔向妈妈病逝的房间,一屋的人猛然回过头看她,她全然不顾地挤到病床前,抖动的双手揭起了盖在妈妈头上的白巾。分别了九年的妈妈,瘦削、青紫的脸裹在白花花的头发里,额上深深的皱纹中隐现着一条条伤痕,眼睛安然地半睁着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她一阵阵撕心裂腑地叫喊着“妈妈!妈妈……”她猛裂地摇撼着妈妈的臂膀,却没有任何的回答。当她哭干了眼泪,痴呆地站起来时,在人群中看到了苏小林。第二天,妈妈的遗体火化后,苏小林交给她一本妈妈生前的日记本,里面的最后一篇日记,寄托了对自己女儿的深切思念。读后,她瞪大了燃烧的眸子,心里默默地呼唤着妈妈,并请妈妈放心。静静的夜,黄浦江水奔流着。她觉得身上热血在沸腾,猛地,她拉起苏小林,朝灯火通明的南京路大步走去。

卢新华《伤痕》 共有3页,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

50018幸运之门彩票 [1] [2] [3] 下一页 尾页  页次:1/3
我来说两句......
赞一个   损一下
  • 网友点评
  • 点赞一族
 ※ 水平一般哪?!暂时还没有网友给《卢新华《伤痕》》点评。
 ※ 水平一般哪?!暂时还没有网友给《卢新华《伤痕》》点赞!
靓图美文
《人在囧途》…
朦胧诗的压卷…
乔托《约阿敬…
维米尔《画室…
凡·德·…
大历史,小人…
精彩鉴赏专题
名作鉴赏
名师点评专辑